蹈海

我原谅
爱无法原谅的事物

—— 前往高塔的人

星期五的时候,我邀请朋友来家里喝酒,酒只买了一罐,是给朋友的,我自己只喝垃圾碳酸饮料。我要告诉你一个大秘密,我对朋友说道,虽然我们才认识两年多,但是前面许多年我一直居无定所忙于逃生,你是我在这之后的头一个朋友,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。在七年前,也是这样的一个日暮,我站在大厦天台上,晚风猎猎,我意识到,人类的落日已经过去了……

停一下,朋友打断我,我觉得这话哪儿听起来很耳熟,而且喝碳酸也会醉吗?

我是认真的!我挥舞手臂道,难道你没有听过七年前的事情吗?

当然听过,朋友说,可那和你有什么关系?

我就是那个人,我冷酷的说道。

朋友盯着我看了会儿,灌了一大口酒,接着放下手,抱臂:你说吧。...

我也想知道大家是因为哪篇文喜欢上我的QVQ

希望多点人理我~555555

我要先紧张的去玩游戏(



更新:喜欢你们!!!!!!!!(大叫)

—— 玫瑰玫瑰我爱你

我这个人心里事很多。小时候我妈经常这么说,说我看起来闷,话不多,成天就坐着,也不和别的小孩一起玩。我说其实我是看书,但我不单是眼睛看,看的时候,我就变成了书里的人,现在想起来很多看过的书都有着丰富的营养,丰富的苦难,但那时候对我来说只算是诡秘的奇遇。小时候的我并不能很好的吸收,顶多是吞咽,现在大了不看书了,只能用来反刍。有个故事讲的是水晶鞋,穿上了鞋子,得了教母的恩惠,午夜前都是漂漂亮亮的公主,但钟声一响,就要变回来,这故事在我们这儿还有些别的版本,类似一梦黄梁。

有段时间流传着世界末日的预言,但我并不害怕世界末日,因为末日也就是死,而且不一定是死,可能变成僵...

—— 祝你幸福快乐

给《今ここで逢えたら》的G文。写这个主要是讨我老婆 @赤渊 的欢心,基本不会再写了,哦哦西,大家看个乐就行。



三十五岁时,轰焦冻开始频繁的梦见绿谷出久。梦里的绿谷只有十五岁,轰焦冻自觉曾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,但是记不大清楚,再回忆一阵,意识到是少年时期曾同班的学生,但后来就没有联系了。轰焦冻目前身在警职,没有结婚,也没有关系密切的朋友,每周打一次高尔夫,晚饭后去江边散步,养了一只猫,活到这个时间,忽然梦见儿时玩伴,显得不大正常:更不正常的是梦里的绿谷出久,似乎有意识,堪堪盯着他看。轰焦冻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便醒了过来,次日梦里又遇到绿谷出久,对方才像是也记起他...

—— 皆孽

我从马上摔下来的那刻想起了全部的事。

疲劳驾驶是个问题,事实证明你不能把马当死物,无论如何,要注意适宜休息,不然就会像我这样。我摔的头晕目眩,内心倒是很清醒,广义来说,对于我这样的人,这是一种非常冷酷的清醒。我接到温尔森的信便开始从这个乡下地方赶,但也没赶到,四十多年前我和她分开的当儿,并没有想着还要再见,我想不想不要紧,但我很肯定她是绝对不想再看我的脸一眼,因此我接到信的时候,比起怀念,更多是诧异。

许多年前我和她有过一段孽缘,且时间不短,整整维持了十四年之久:温尔森就把我关了这么久,每日三餐,温饱无碍,屋子也能挡风遮雨,我整天就坐在屋子里,除了等她,只能冥思苦想。不想是不可...

—— 吉祥如意

你做的很好,外星人说,你在地球潜伏了这么多年,为我们收集了诸多情报,铺垫了诸多准备工作,现在我们即将对地球发起总攻,你功不可没。我也很欣赏你,表面上看起来你只是个中年男人,没有大钱,发福,濒临秃顶,一个组带五个实习生,每个月还了房贷没有余钱,你老婆每晚都要去打麻将,你回家要挤两个小时地铁,看十分钟电视就会睡着;但这都只是表面功夫,我清楚你是个怎样的人……冷酷无情,没有道德,对人类毫无怜悯,等我们占领地球,不会少你的功劳。

谢谢您,我说,现在我想和您谈谈报酬问题。

没问题,外星人说,能力范围内我都为你实现。

我想做地球区域的代理总督,我说。

这不太可能,外星人说——这我早就料到了...

《蹈海》

四周年原创短篇集

执笔本人/封面 @蜉由泡維 /排版 @海刃白 /预售开启时间今日(23号)五点

A5 312P || 70RMB


已完售,感谢。真的卖完啦!请大家也不要买高价或者出高价!文博客里都有没必要非得买的,喜欢我不如在我的lof下面多夸夸我我会更开心(躺平)以后有缘再印!

—— 好人一生平安

 【他的故事】世界线中恶阿鲁巴x露基梅德斯。


阿鲁巴时常感到自己像块石头,在他十三岁的生日前,又或者五岁的生日之后,这个预感笔直的打到他身上,像一记鞭子。我顽固吗?他想,可能是顽固的,因为摇摆不定的人容易犯错,但顽固的人到死也有种漂亮精神在,至少留下一种美好品质,那就是坚持到底。阿鲁巴虽则出生在大户人家,但性格算不上受了多少影响,不好也不坏,只能算是尚可,替代善恶的是另一种品质,那就是固执。以及相信善恶有报。

从他日后会长成的怪物来看,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,但至少在在那之前,他的确是个克制又怀抱善意的人。有种说法是子女与父母间上辈子是互相欠了债的,...

—— 受胎

他今天杀了人。杀人这事带给他的触动并不大,平静,轻微,激烈的是这些被他杀死的人所带来的讯息。他和他母亲住在离王城不算很远的地方,清晨起来他母亲就烘烤面包,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世上任何一对母子,虽然有隔阂,也是平凡的隔阂。他对许多事情都提不起劲儿,尽管十分聪慧,但是花不了心思……他母亲常常为此斥责他,他自责之余又有一种无奈,因为真的无法集中精神。

我感觉我是有点儿什么别的使命的,他说,反正不是学这些。

他母亲就骂他:那你之后靠我养你啊?

他答不上来,感觉确实也不应该,现在这些无谓的愁情和空虚,完全是依仗有母亲在。人但凡还有点干系,知晓自己并非绝对的孤独,就会给自己留退路—...

—— 在路上

4.2剧透注意,没做完主线就别看了。

私设抖S光&芝&朝……其实好像也没什么倾向,只是单纯因为剧情太有意思了欺负一下弟弟。 


朝阳这人很有意思。我跟着他在延夏四处溜达,山路水路都走,小伙子个头不算高,头发修的整齐,衣着端正,神情乖巧,还长着张娃娃脸,客客气气和你说话,我就觉得他有意思极了。我见过的帝国人不少,杀的更多,朝阳这款见得少,多少有点新鲜感。

尤其在意识到他恨我恨得牙痒痒时,我就觉得更有意思了。

早几年我还未漂洋过海来到这块土地,在伊修加德打转的当儿,我就已经被折腾了很久,朝阳毕竟还年轻,实在也做不到老成,至少飞燕问...

返回顶部
©蹈海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