蹈海

声も体も持たぬ君に
救われた何億人なの一人

去海边吧
去窄巷吧
去原野的边缘吧
去风中
去花洒的水雾下
去倒数的绿灯旁
去此时此刻以外的所有时刻
去呼吸
去活着

185 /  

布啾!

布丁的电脑崩溃了,布丁的精神也跟着崩溃了,点檀香都冷静不下来,好想摁下生活的GG。
呜😭
我大声哭泣!!!!!!!!!!
忙于工作每天都很疲惫,也没写什么,好不容易打算写个上次的问卷,结果电脑甚至无法打字,心碎太平洋。现在整个布丁都萎靡到缩水,抽噎着卷在被子里。
;;我要假装调查实际上只能看着博客等人夸我寻求平息焦躁…………提问!

布丁的文字带来的意象或者风景或者感觉是怎样的呢?请说出你的一段想法!

布丁随机在评论抽一个人赠送(大概会在未来存在的)豪华原创300p合集(゚Д゚)ノ
唉,过于焦虑了。
超过三十条有效……不然根本没人参与就不有趣了!不如痛快地睡觉!
希望大家不要学习毛毛那么对我,毛毛是坏人...

44 56 /  

跟风楼下的芽甜(?)

599 28 /  

《100万回生きたヒーロー》

FF14相关衍生短篇集

执笔本人/封面  @八音  /排版  @海刃白 /预售时间从今晚(十三号)七点至本月三十一日

A5  100P↑ || 30RMB

预售地址:


扩散感谢^ ^

128 7 /   / FF14

渡河

大战之后王将魔法师邀请到自己的宝库中,在九十九把形状各异的钥匙中,找到最小的银钥匙,打开了大门。你帮助我赢得了战争,王说,我将兑现承诺,允许你从我的宝库中拿走一件你喜欢的。

你老了,魔法师道,这也不是你最后一次征战,你总是不满足……而我不会再帮你第二次,我曾对自己下了魔咒,你知道的。

是的,王笑了,我挺喜欢这种生活的,扩大版图。好了,你选吧,我这里有取自各地的珍奇,只要你想要。

库中没有烛火,只靠堆积的宝石照出光亮。

魔法师环顾一周,对王道:这里没有我想要的。我想要的是你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,其他对我来说都是无用。

最珍贵的?

是的,它不在此处。

莫非你指的是我的妻子和孩子?...

457 14 /   / 原创

“奥尔什方”

光之战士和奥尔什方站在教皇厅门口,气氛略有惆怅,两个人对视一眼,晓得将要发生什么……知晓自己的命运难说是不是好事,尤其是对于一串数据而言。光之战士是艾欧泽亚茫茫冒险者大军的一员、拯救者、英雄,和奥尔什方吃晚餐时说到这个只能尴尬微笑:像我这么能打的还有十万个。奥尔什方倒是心态良好:至少我们这儿只有你,也不会挤掉服务器,挚友不必想太多嘛。

光之战士边吃边点头,心想奥尔什方不愧是人气角色,就是说话好听让人喜欢,唉真希望五十七本来的晚一点。

光之战士的操控者技术不怎样,还欠缺灵性,时不时脸吃技能,把光之战士搞得苦不堪言。什么破烂啊,他一边暴打蛮神一边无奈的想,打不过还不回去练木桩,你以为我...

昨天深夜,布丁发了“想知道通过看文对布丁进行简单轻松随意的印象评价!”
因为意识到自己又开始闹而删了
没想到居然有人写到一半!呜哇!
不好意思(沉重)
故而重发,所以,还有没有,就是,那个
简单轻松的写一写通过文对布丁的印象(……)

22 37 /  

越过山丘

勇者失忆了。什么也不记得,只知道自己是勇者,没有名字,也没有过去,队伍里有个弓箭手,有个法师,有个诗人,还有一个因为意外和他们一起被关在地下迷宫的新手村帮工。这个世上没谁有名字,龙就是龙,精灵就是精灵,但这个帮工是有名字的,叫伊莱尔:巧的是伊莱尔也失忆了,和勇者有种同病相怜的情谊。

勇者每个人都只能对话三句,隐隐约约他能明白这就像游戏……可伊莱尔不同,他于是变成了勇者的传声筒。伊莱尔黑发黑眼,眉清目秀,眼角还有颗泪痣,一看就不是普通村民,勇者猜想他可能是隐藏人物。有些话勇者没法给别人说,别人也不搭理他,他只得去骚扰伊莱尔:我或许是在做梦。

做梦?

对……我总觉得我不是勇者,我是要...

372 6 /   / 原创

天算

他来找这人寻仇,他今天四十五了,过了壮年,体力和精神都在走下坡路,再不找到,恐怕是没有机会的。他来之前寻思自己究竟能否报仇雪恨,估摸可能性还是很大,因为他的仇家是个算命先生,在他记忆里也是文文弱弱,书生模样,真打起来肯定比不过这些年四处出力气活的他……但要是在他去之前对方就有了布置,就不晓得了,对方向来算的很准,百无一疏的准。他还只有十多岁的时候对方就来了,住在他们这小村里,靠算命过活,村子的收成自打对方来了,就一直不错,因此总也有几个余钱请算命先生看……准嘛,算的准,自然有回头客。

这人是个瞎子,眼睛一直蒙着布,据说这是因为他看得见天命,因此老天就要夺取其他东西。瞎子自称姓季,大家...

262 11 /   / 原创
1 2 3 4 5 6 7 8 9 10

© 蹈海 | Powered by LOFTER